当前所在位置: 读后感网 > 诗句 > 正文

关于寻知音的诗句_伯牙子期知音之交的故事

2020-03-26 诗句 【 字体: 】 标签 : 知音,诗句,关于 浏览量:415万

伯牙子期知音之交的故事故事出自《列子·汤问》。成语高山流水,比喻知己或知音,也比喻音乐优美。

春秋时,楚国有个叫俞伯牙的人,精通音律,琴艺高超。但他总觉得自己还不能出神入化地表现对各种事物的感受。老师知道后,带他乘船到东海的蓬莱岛上,让他欣赏自然的景色,倾听大海的涛声。伯牙只见波浪汹涌,浪花激溅;海鸟翻飞,鸣声入耳;耳边仿佛响起了大自然和谐动听的音乐。他情不自禁地取琴弹奏,音随意转,把大自然的美妙融进了琴声,但是无人能听懂他的音乐,他感到十分的孤独和寂寞,苦恼无比。

一夜,伯牙乘船游览。面对清风明月,他思绪万千,弹起琴来,琴声悠扬,忽然他感觉到有人在听他的琴声,伯牙见一樵夫站在岸边,即请樵夫上船,伯牙弹起赞美高山的曲调,樵夫道:雄伟而庄重,好像高耸入云的泰山一样!当他弹奏表现奔腾澎湃的波涛时,樵夫又说:宽广浩荡,好像看见滚滚的流水,无边的大海一般!伯牙激动地说:知音。这樵夫就是钟子期。后来子期早亡,俞伯牙悉知后,在钟子期的坟前抚平生最后一支曲子,然后尽断琴弦,终不复鼓琴。

伯牙子期的故事千古流传,高山流水的美妙乐曲至今还萦绕在人们的心底耳边,而那种知音难觅,知己难寻的故事却世世代代上演着。

世上如伯牙与钟子期的知音实在是太少了。孟浩然曾叹曰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岳飞无眠之夜也道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苏轼自比孤鸿,写下了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州冷句子。贾岛却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丘。的辛酸。

而那豫让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的慷慨豪情又怎样的难得呢。知音难觅,知己难寻,无论红颜还是蓝颜人生得一知己已足矣!成了人们永远的思求。

伯牙子期的故事那时,俞伯牙坐在晋国国公府内,面无表情。透风的大厅中,凉风习习,让人感到舒服极了!一众士大夫沉醉无声,只留下袅袅的琴音,回溯飘荡!漫天飘动的纱般帷帐微妙起舞与伯牙的琴声相辅相依,浑若天成!秋风中肃杀的秋叶也在这天际漫天飞舞,一曲《白雪》隐隐间竟然透露出了寒冬的凌烈让这天色也冷淡了三分!

俞伯牙兀自收了琴音,将举过胸口的酒一饮而尽!烈酒入喉,温热间崎岖缠绵,在心底却是一声哀叹!

该离去了!俞伯牙将几案上的瑶琴抱住,凛凛地走出了国公府,丝毫没有给在座的士大夫一丝颜面!

晋公坐在上首仍然沉静在悠扬的琴声中,自从晋国的琴师师旷作古,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弹奏出这么婉转雅致的《白雪》曲了!

风舞动的沉醉,唤醒了微醺的晋公!晋公拍案叫绝叫嚷着:“好!好啊!来人,与伯牙先生千两赏金!”

“国公!伯牙先生已经走了!”旁边伺候的宫人轻声提醒道!

晋公一阵错愕:“走了?呵呵!走就走了吧!”

大堂内顿时变得有些压抑,恍惚度过一季春秋的士大夫们这才缓缓醒了过来,伯牙的琴声洞彻心扉,即便是烈酒美食也难以匹敌!纱般的帷帐被吹来的秋风携带着漫天飘荡,空气中怨气横生!晋公一摆衣袖冷冷地离开了琴堂,晋国离了你伯牙难不了还听不成琴音?

那一夜,伯牙随着师傅成连离开了晋国,前往东海上的蓬莱小岛去寻找成连的师傅方春子!风涛骇浪,飘摇的小舟缓缓地驶进了岛屿,在这人迹罕至的岛屿上,成连独自一人去寻找他的师傅!俞伯牙便在这岸边停留!

鸟语花香,惊涛骇浪,往来穿息的猴群熙熙攘攘,在这柔软的沙地上,耳闻着涛声茫茫,鸟声袅袅,嗅着花香草嫩!俞伯牙将身上的瑶琴抱出,洋洋洒洒的音符在琴上抖露,那不同于往昔:拨动的琴弦似是神来之笔,奏响着属于伯牙自己的春色,属于伯牙自我的幻境!那是人世间万事万物最高的表现:琴人合一,此刻伯牙感觉他就像是这琴音一般,在这浩淼的宇宙中高歌在这宇宙中放恣的舞蹈!

这悠扬的琴声,就连没有灵智的猴子们都陶醉,就连熙熙往往的潮声也平静了下来!此刻,伯牙已然领悟到了琴音的真谛,不同于在国公府内那时演奏的悲怆,而是此刻了然于心境!

一年后的一天,一个削瘦的脸出现在晋国都城的旷野,他盘膝而坐,面前漠然摆着的是当年伏羲亲手打制的瑶琴!当他弹响第一个音符,天地间就如同是寂寥一般,秋草随着音律摆动,奔驰的骏马似乎是感到灵音一般丝毫不顾及马背上的主人,向着琴声而来!六匹神采奕奕的骏马竟然陡然倒地!琴音还在肆无忌惮地飘扬!

欣闻伯牙归来的晋公拜伯牙为上大夫!伯牙再一次被请到了国公府的琴台,仍是秋天,秋风卷着秋叶肃杀而至!伯牙弹奏着《白雪》!只是没有人沉醉,大家都说俞伯牙的琴技消退了!

伯牙仍是抱着琴丝毫无顾虑地出了国公府!琴堂内传出了一片的哀叹声!伯牙的心中再一次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知道晋国内再也没有人能听懂他的琴音了!眼角,兀自有了泪痕!

转眼又是一年!

伯牙奉命前往楚国,顺着长江水飘荡直入楚境,向着楚国的郢都而去!这一夜,船停在了古渡口,渡口边是辽无边际的森林!月色照耀着一江秋水,俞伯牙心中百感交集最终全部化作了一声绵延的叹息!

伯牙在船头又取出了瑶琴,琴声激昂,似乎在倾诉着,天地间的不公!人生难得一知音!

“有什么不快何必要窝在心中呢?”岸边上一位樵夫席地而坐倾听琴音!

俞伯牙一声苦笑:“那么多的天下翘楚都领略不了我的琴音,难不成一个樵夫可以吗?”他没有回答樵夫的话,只是兀自拨动着琴弦!

一座山峰高耸入云!万丈的群山拔地而起,山峰如同是斧削刀劈一般令人心生胆怯!烈日苍阳,似乎划破了黑暗,金色的阳光陡然泼洒在这一抹群山之中,天际是显露出来的金光!青山削翠,碧岫堆云!龙旋风舞,双呈吉祥!

“真是壮硕的山景,群峰巅绕,犹如瑶池美景一般!”这樵夫沉醉在这琴音之中,悠然评论!

俞伯牙眼睛陡然一亮,他拨动琴弦的手,霎那间柔下了三分,激昂的琴音变得婉转起来,似乎是一湖清水漫天而去!

月色洒落下一片苍茫,月轮散发着柔和的光滋润着一江弯曲的水,水中的月轮斑斑驳驳碎碎片片,随着一江秋水缓缓流淌!柔声肆意,波浪微痕,似是从遥远的西昆仑山上瑶池中流淌下来,有凤凰群鸟相随,有麒麟群兽相伴,水中有水龙群鱼相嬉!异花仙草,奇珍宝兽络绎不绝!

“真是流水细腻,沁入人心!一路祥瑞,一水吉祥!妙哉!妙哉!”樵夫沉醉其中难以自拔良久樵夫问道,“此曲何名?”

“吾谓之高山流水!”伯牙说道,此刻他感到异常欣慰不由得问道,“吾乃晋国琴师伯牙,不知兄台之名?”

“我是这山中樵夫,唤作钟子期!”

两人促膝长谈,相约伯牙归晋时再来畅饮!

第二日,晋国的使船离开了古渡口,向着郢都而去!星移斗转,日新月异,晋国的使船离开了郢都还返晋国,途经古渡口!

渡口已盖上了一层白霜,秋草枯萎,落叶归根,遥遥的古渡口已没有了钟子期这个人!只在这渡口之上多了一座坟茔!伯牙痛苦流涕,不能自已!在这坟茔之畔,盘膝而坐,又弹上了一曲幽幽的《高山流水》!

将这一把瑶琴留在了坟前!

摔破瑶琴凤尾寒,

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

欲见知音难上难。

那时在图书馆学习,一直对着课本,有些累了,便到阅览室看看课外书。随手拿了一本名为《知音》的杂志,找个座位坐下,粗看了目录的细分后,便迫不及待地进入正文——

一篇篇的情感作品,一幕幕动情的画面,在这里,我们找到了亲情的真谛与对真情淋漓尽致的诠释,看到了父母为孩子撑起的一片天,读到了子女反哺对父母的不离不弃。人间最美的时刻就是与家人共度,我读到了什么是“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的伟大,同时也读到了什么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哀。拿起手机,输入“妈妈,这两天没给你打电话,你不用担心,我都挺好的,你和爸爸也要多吃点,多注意身体,早晚冷,记得要穿暖,我外晚一点再给你打电话哦!”发送短信后,顿时,我觉得自己懂事很多,我也发现父母为我们考虑那么多,我们也该多多为父母想想,我们,其实也都是很懂事的……

可是,也是在这里,字里行间中对商场与官场的叙述和揭露,让我们看到了无良奸商、贪官污吏的为所欲为与飞扬跋扈。至今,我也仍不解那些介入别人家庭的与破坏他人婚姻生活的第三者的心思,这“小三”,不仅指贪慕虚荣的女人,还有攀权附势的男人,用金钱或身体换来的名与利,何等地卑微,何等地短暂?翻开日记本,我写下:人儿啊,大度地想,祝福,其实也是一种成全!人,为何不有自尊地活着呢?而作为百姓父母官,应当对百姓负责,对自己负责。有了前车之鉴,那些惨痛的教训,我们都讲铭记与警醒!

却也同样在这里还有对弱势群体的透视,对悲困家庭的描述,一次次的被欺凌,一次次的忍让,最终迫使他们醒悟并争取用法律维权,讨回公道,只为争一口气。虽是贫困潦倒的家庭,即便病魔也无法打败他们,因为他们始终坚强,也顽强对抗,并有社会各界有爱心人士的帮助,终有一天,他们会重新站起来,也强大起来。我的心里不禁感慨到:人在灾难面前,或是屈服低头,亦或是愈挫愈勇!灾难面前,也是大爱涌现的时候,像“微尘”,像各种各样的,还在不断成长或出现的基金会,因为同个爱的出发点,我们团结力量……

当然,这其中也有叛逆的90后的故事,有创业80后的传奇,还有影视明星卸去光环后的真实人生,更有平凡人物临危关头的大爱之举……

《知音》,其实就是在记载生活!

其实,要读懂一个人,就要看他读什么书;要读懂生活,就要记载社会生活的点滴——通过《知音》,我们更懂得了生活的真谛,我们也真真正正用心生活,感悟生活,感悟人生!

我喜欢当生活的观众,喜欢当生活的读者,虽然《知音》是一本期刊,但是它可以让我品故事、品生活、品人生!

俞伯牙在蓬莱仙岛上学到高超琴艺后,被周天子拜为司乐太师之职。他奉命修乐谱,专程去楚地采风。

一天,俞伯牙带着琴僮顺汉水而下来到长江口,突然乌云盖顶,狂风大作。

霎时之间,波涌浪翻,惊涛怒吼,将俞伯牙所乘的船颠得起伏摇晃。

船夫急忙拉索,降下帆来。

不多时,暴雨倾盆,江面上金蛇狂舞。船夫速将船摇到山崖下江湾处抛锚系缆,单等那风雨过后,再行开船。

狂风暴雨直到天黑才停。

俞伯牙待风住雨停,站在船头一看,只见月儿初升,挂在崖顶,月影沉碧,波澜不惊,杜鹃啼鸣,更添幽静,不禁触动乐思,犯了琴瘾。他便回舱开囊取琴,对着明月和浩荡的江水弹拨起来。他一曲尚未弹完,突然琴弦断了一根,船夫和琴僮从沉醉中醒来,突然见有个樵夫也立在船头听琴。

船夫掂着一把桨喝问:“黑夜上船为的哪般?”

那人答道:“小人打柴贪晚,被暴雨阻于此崖。雨过之后,正要还家,忽听琴声一片,便冒失上船聆听。”琴僮冷笑道:“山野打柴之人,也敢称‘听琴’二字!”

那人非但不走,反诘道:“若欺负山野之中没有听琴之人,那么这夜静更深,荒崖之下,也就不该有弹琴之客了!”

俞伯牙见这位樵夫出言不卑不亢,便问道:“你既然听琴,可知老夫适才弹的是什么曲子?”

樵夫从容答道:“小人若不知,也就不来听琴了。”

俞伯牙听这口气,颇为惊疑,便道:“那就请讲吧!”

樵夫道:“方才大人所弹,乃是雨后江畔,羁旅愁怀,即景生情,随想之曲。其商声悲凉,使人听了后十分怆然,不过照全曲之意,那末尾两声应是怕见秋月才好,可惜琴弦嘎然而断,不知是不是此意?”

俞伯牙一听,连忙说道:“先生所言极是!快别站立,坐下一叙!”

樵夫听了这话,爽然坐下。

琴僮见樵夫不谢而坐,忿然道:“山野粗人,真不知礼数,也不看看眼前是何大官儿哩!”

樵夫白了琴僮一眼,朗声道:“我钟子期有个怪脾气,只看琴艺高低,不问官阶大小。”

俞伯牙见自报家门的钟子期虽身为樵夫,却有一股傲气,便有几分不满。他捋着银须问道:“你既能听得出琴声一二,想必也晓得一点乐理吧?”

钟子期一听这话中有奚落之意,便索性傲然答道:“假若老大人于乐理上有何不明白处,只管发问就是!”

俞伯牙听钟子期口出狂言,便道:“那老夫就彻夜不眠,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钟子期点点头道:“大人请随便问!”

俞伯牙想:“若是挑太难的发问,算是欺负这乳臭未干的小儿,只有拣个简单的难住他,才好叫他服气。他略一思忖,便问道:“《礼经》云:‘文之以五声,播之以八音。’《书经》亦云:‘八音克谐。’请问:这‘八音’作何解释?与‘七音’有何不同?”

钟子期随口答道:“所谓‘八音’,乃指八类乐器,金、石、土、革、丝、木、匏、竹是也。而所谓‘七音’,不过是七声音阶。宫、商、角、徵、羽五声外,又加变宫、变徵二声,合为七声。”

俞伯牙想到这一般乐理,只要记忆力好都记得,不足为取。他想了想,又问道:“何者为乐?何为乐之妙境?”

钟子期侃侃答道:“夫乐者,天地之体,万物之性也。合其体,得其性则和;离其体,失其性则乖。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且闻乐习乐,可使人精神平和,衰气不入,天地交泰,远物来集。故知圣人之乐,和而已矣!和心足于内,和气见于外,和声成于乐。盖人有喜怒哀乐,声有节奏法度,应时变化,不失其和。以是观之,乐之妙境胜界,唯和谐焉!“

俞伯牙见难不倒钟子期,哪肯罢休,又问道:“同是音乐,何以有动人、不动人之别?”

钟子期微微一笑:“作乐者性情有真假之分,听乐者心弦有动凝之异。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无以动人。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真悲无声而哀,真怒未发而威,真亲未笑而和,真在内者,情动于中而神飞于外,外感于人乃复动于中。所以音乐想感动人,其要旨贵在一个真字!”

俞伯牙见钟子期对答如流,暗思道:“老夫琴艺,天下第一。每逢弹出蓬莱自创的琴曲无人可识,现即兴弹出,谅他绞尽脑汁也难猜出!于是,他又问道:“倘若老夫弹琴,眼前虽无其景,心中却有所思,你能猜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钟子期笑道:“在下不才,然而只要听到琴音便知雅意,大人且请开弹,在下洗耳恭听。”

俞伯牙十指跳跃,使出浑身解数,弹出一曲。

钟子期听罢,击掌赞叹道:“妙呵,听老大人的琴音是那般昂扬雄伟,就像巍巍峨的高山一样!”

俞伯牙不禁暗自惊奇。他不动声色地又重划快搓,只听那叮叮咚咚,嘈嘈切切,又泻出一支曲子来。

俞伯牙的曲子还没弹完,钟子期又赞道:“妙呵,听老大人的琴音是那样浩浩荡荡,就像滔滔流水一样!”

俞伯牙一听,惊喜万分。他急忙推琴而起,拱手作礼道:“真是荒山藏美玉,黄土埋明珠!老夫遍游五湖四海,今天终于找到知音了!”

钟子期听到这前所未闻的琴音,知道这老大人来历不俗,拜问后,知是大名鼎鼎的当今司乐太师,顿生敬意,便相邀到自己茅舍叙谈。

俞伯牙欣然随钟子期登上岸上山,来到山间茅舍。他在这里看到钟子期所整理的乐谱竹简,那渔歌、牧歌、猎歌、樵歌、祭歌、宴歌、情歌……均分类在册。他大开了眼界,想不到多年忙碌,天下乐谱只记下皮毛,而眼前这小伙子却记下世上难觅的乐谱。他拜谢再三,要钟子期出山辅佐他修乐谱。钟子期道:“我收集的乐谱全在简册之中,老太师可悉数拿去。这些乐谱,能留后世,我这位山野中人就心满意足了。以此去谋个一官半职还显得不够朋友。”

钟子期边说边束起竹简,作为送给俞伯牙的礼物。

俞伯牙见钟子期虽是个樵夫,可是学识渊博,深谙乐理,具有高尚的志趣和情操,便拉他面对青山作拜,结成刎颈之交。

次日,艳阳高照,长江口两人洒泪而别。约定来年春暖花开之际在此聚首,以叙衷肠。

转眼到了约定日期,俞伯牙又驾舟来到钟子期的茅舍,谁知在路口,便见一块墓碑。他上前一看,墓碑上写着:“钟子期之墓”。他顿时热泪长流,捶打着墓碑道:“天不该灭我知音!地不能埋我知音!天下可以无伯牙,不可以无子期啊!可怜我一辈子才遇到这一个知音,竟先我而亡啊!天地不公呀!”

俞伯牙悲恸欲绝。他在钟子期前行了三叩九拜大礼后,一直眼泪长流。

琴僮劝道:“老太师,天已不早了,快些下山吧!”

俞伯牙生气道:“我与子期知音一回,怎能如此轻易诀别呢?快把琴取来,待老夫为他再弹一曲《高山流水》吧!”

琴僮无奈,只得取来琴放在钟子期墓前。

俞伯牙跪在琴前,辛酸的老泪洒在琴上。他悲怀难抑,仰天叫道:“子期呀,且听伯牙再为你弹一曲吧……”

俞伯牙泣不成声,只见他双臂大起大落,十指如颠如狂。只听那琴声起初呜呜咽咽,含悲带血;继而又嘈嘈切切,噪响不绝。他悲愤填膺,泪流满面地说:“从此知音绝矣!”说罢,他蓦地抓起琴,对着钟子期墓前的磐石用力一摔,只听得轰然爆响,琴身粉碎,弦轸分离。

从此,俞伯牙终生不再弹琴了,却留下摔琴谢知音的佳话。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